9013

岳灵 心中的top1 啊啊 为什么不记得 翻出来之前的截图 啊啊

突然翻到自己当时是咋入的岳灵岳坑了😭😭多好的aq

图一还是图二呢?

嗯。追星使我会用微博

灵洋站了,绩优股 ,买块地,我爱了,昨天还在说,灵洋怎么样都入不了坑,今天一看小孩二头肌,一看小孩捏洋哥下巴,得,灵洋等我

♥给《蝴蝶糖罐》的一篇长评♥

oymx519:

长评来自@♡小懂事儿♡:



实话实说,《蝴蝶糖罐》我盼了很久,一来,我喜欢O姐的文笔。
二来,也有着一种毫无理由的期待。
《蝴蝶糖罐》一贴出来当时心里很感动,就有种说不出来的感动。其实,还是很感谢O姐,愿意每晚熬到那么晚,去完结《蝴蝶糖罐》,很感谢。
     ///////////////
蝴蝶跨不过沧海,没人忍心责怪。这句话,塑造了2千多糖罐,也贯穿了他们的一生。爱情在不同的人眼里,意义不同,呈现的感觉不同,表达方式也不同。那,爱情到底是什么?在木子洋眼里,爱情是陪伴,只是陪伴,不论方式,不论身份,也不要理由。在灵超眼里,爱情是专一,只是拥有,不要理由,不要守护,也不要离开。白玫瑰,是灵超最喜欢的花,也是爱木子洋,追求木子洋的代名词,  I sufficiently match with you.我足以与你相配。这是白玫瑰的花语。有人说年少的时候感情最纯粹最热烈也最赤诚,爱了就是爱了,喜欢了就是喜欢了,既然爱了,就一起疯狂几年。不爱,就努力变得更好,变成你爱的模样。这就是属于少年时期最赤诚的爱。可灵超和木子洋不是,木子洋希望得到灵超最干净最赤诚的感情,灵超希望得到木子洋的全部身心,这就注定他们的感情艰难坎坷,不爱吗?怎么不爱?爱的太深也爱的热烈。何羽无疑是整个情节推动的必要者,如果没有她,就引不出来灵超受伤等关键时刻,很棒,结局里,她终究是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也找到了那颗纯净的感情,赤诚的心。爱情里总要互补才好,干净的灵魂当然要有一颗深沉的心来相配。还有就是我觉得O姐很认真也很仔细,记得写出灵超的那个令人头疼的父亲,哪怕现实生活中,灵超做任何事情最大的阻力仍然是灵超的父亲。O姐很真实的描写了出来。值得夸奖呦~糖罐碎了,我给你补。心凉了,我给你暖,只是求你别在25岁的前夕离我而去。这该是灵超出MIX BAR的第二天木子洋离去时灵超的心里吧,什么都可以,只求你别在25岁前夕放开我的手。糖罐,项链,戒指都留下属于他们的专属CHAO&YANG,此去经年,未曾相忘。最终他们的感情愈发的好,愈发的甜。我的宝贝灵超,你让我的心里甜。余生好好相守,未来,我陪你。
   ////////////////////
第一次写长评,没有想象中的难以下笔,也没有幻想中的如有神。只有一个想法,想要试一试,哪怕写的不好,也想试一试。 @oymx519 


------------------------------------------


来自作者回复:


非常感谢亲 @♡小懂事儿♡ 第一次写来的长评💕💕💕


亲真的非常可爱,我写《蝴蝶糖罐》期间,每天都会给我发私聊,鼓励我要加油,不要放弃。


写这篇我真的熬夜熬的蛮多的,都说读者随作者。我怎么看我文的好多人,也都是看到三更半夜的。是不是夜深人静时 ,更容易进入文中情绪。


爱情真的很难描述,我想蝴蝶糖罐的爱情,是宠爱,是陪伴。但就像亲说的,“木子洋希望得到灵超最干净最赤诚的感情,灵超希望得到木子洋的全部身心”,这就注定了他们会互相伤害。木子洋想为弟弟挡风遮雨,为彼此成就一番事业,但这必然要付出代价。


我还挺意外,亲会提到何羽。我目前出的五篇中,女配并不多。一个是卜岳篇的温颖,一个是洋灵篇的何羽。但她们是截然不同的女孩子。何羽和木子洋一样,如鱼得水地行走在这个浮华的圈子。但却都渴望一份真心。何羽第一眼就喜欢了卜凡,是因为觉得卜凡诚恳热情且专一,但可惜晚了。卜凡深情已付。后面她被江一白那件婚纱的故事打动了,爱上了江一白。她依然还是执着的追寻她喜欢的灵魂。


弟弟的爸爸在文中也是一个很重要的角色。父亲往往都是爱的很内敛又很深刻,弟弟的父亲就是。但最终,还是为了弟弟而做出了退让。却是会让人感动。


“干净的灵魂当然要有一颗深沉的心来相配”,没人知道,哥哥每一步的笑傲红尘,内心却是为了给弟弟不落雨的屋檐。可怜木子洋的深情从来无人知。


蝴蝶糖罐,是他难以言说,却满满的爱意。


但愿平行世界的他们,一直这样相爱相守下去。


感谢亲的尝试,感谢亲的长评 @♡小懂事儿♡ 💕💕




greyyyairplaneee:

孤独患者长评

虽然是自己参与的文 来写长评感觉有些怪怪的
但是在群里看着各位太太讨论文 就有了这个想法

其实我们五个人的文风是很不相同的
但是在联文过程中几乎没有遇到什么大困难
真的非常幸运

每次在群里看到太太们发出来的新章节
我都只有吹爆二字

联文其实很麻烦
大家要一起讨论情节
在几千字的文稿里像玩大家来找茬一样 找寻前后文矛盾的地方
不过是真的很开心

「孤独患者」一开始并没有大纲 只有一个大概的想法 要从致郁到治愈 (也是这样把似我太太坑了进来 当时我们虐的正狠 直接把似我太太吓到了哈哈哈哈

一开始肯定就是要致郁,在此就要吹爆我们沧老师了。好比电影制胜的是前十个镜头,文也会在头十行决出好坏。
沧老师的文氛围处理的特别好,能够把人一瞬间拽到文中的氛围。
文中的洋洋自杀未遂可以说是开始的标志性事件。
五千字,要从一开始的忧郁状态写到自杀,再写到被救,整个的情感线和事件线顺下来,其实很难的。但是沧老师处理的干净利落,特别厉害。

而洋洋和凡凡人设其实在第一章也已经立起来了。即使是所谓的孤独症也有很多不同的类型,而文中则是因为受到过多的关注➕人物性格本身的感性敏感。
可以说洋洋的人设沧老师写的很准确了,之后我就顺着写而已。
(当时讨论完了,沧老师第一章写超级快,差点逼死我…也就开始了我们这篇联文永远在逼死下一个的传统…


然后就是我可爱的老大!dna太太!
老大这章真的很难,我写完自己那章以后,扪心自问这文真的很难…HE…
如果没有老大,这篇文可能真的就咔咔往下垮到BE深渊里了。
很多故事都是顺流直下的,所以在沉默中爆发的故事就会显得格外不同。在无数的情感低谷中,坚强而温柔的人会选择向困难反抗。卜凡当众出柜的情节,在我看来是这样的意思。

讲情节的故事多,讲人生观的故事少。

老大常常说她自己写的不好,没写过多少。
我只能说,神仙真是天生的。
有的人天生会讲故事。可能不用很漂亮的话,也能表达准确的意思。
既然能一语中的,何必要铺天盖地呢?

老大描写的那个商场中的场景,张力真的很足。无数的人来了又退,又因为认出来两人而重新围上来。两位主角的精神也一直起落。

无数言语动作勾勒出的画面,看完之后就保留在我脑海里了。


接着呢,就是被我们坑进来的(。)似我太太。

太太是神仙,我一直都是知道的。
但是这一次近距离的体会到了。
因为上一章的情节,我一直脑补想要一个爆发的情节。
越老师跟老天爷打了商量,那一天就让我拥有了。

只有我们两人,和全世界作对。
只看着我,不要去看别人
的一辆车。

既美又甜,世界是寒冬,而我们以彼此取暖
的一辆车。

因为全世界反对
(经纪人也是为了生活,大家轻点骂…
这份爱就越发美。
如果没有这一劫,也就没有后来的he吧。

勇敢的人值得好结局。

似我太太的车是火箭,直接上天了。
我一个开着破奥拓还经常熄火的,佩服死了。


最后就是我们瓜老师
瓜老师年龄最小,表面团欺(?)。
一直无形中被催文。又是高三学生,忙的晕头转向,结果还爆了字数,超级无敌棒。

瓜老师在我的印象中一直是个很会写车的太太,这次联文却阴差阳错让她成了最后一棒,我也看到了瓜老师走心是多么厉害。

最后一章任务很重,要把放出去的感情收回来一些,要处理前面当众出柜引发的种种问题,要让洋洋好起来。
可以说,瓜瓜全给圆回来了。
洋洋由摄像头产生的病症得到解决。
之前一直透露出黑暗面的饭圈,重燃了希望火苗。
还有最后一个关键事件,洋洋叫狗仔拍下自己和凡子,成为了洋洋回到人群巨大的一步。

瓜老师人狠话贼多,厉害。

瓜老师写文总是空很多行。





我也学一下。




最后谢谢太太们,合作真的很愉快。
每天在群里,讨论了三句文相关的事情,就会跑偏。
虽然中间也出了一些小插曲,大家气的不行。
不管如何,都格外开心。

同时也感谢把这些人攒到一起,每日提醒我们要HE的大波。

特别谢谢大家的喜欢。


至于我,只不过是一个每日在群里说些托言托语逗太太开心,做海报的罢了…

今天在家写了孤独患者四个字,很久没练过字了手抖如筛。
既然海报封面是我做的,我也把这四个字随便p了一下,拿来做「孤独患者」的封底了,大家别嫌弃。




我再次让苍天知道我爱@沧漄 @我有你的DNA @似我 @melon[破产高三] 


神仙太太!!!



大地也必须知道!






最后附上孤独患者全文度盘 


谢谢大家喜欢!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804wgxYkMdvJdsgLeVJJhg


密码:b29b

好想搞岳灵

【洋灵】起雾(中)

  本章带坑,下章填,超鹅伪双生设定
洋哥大模设定,结局HE放心
伪超鹅也是鹅也得疼
带卜岳玩,虽然现在卜岳下章才见面

  
 
 
 
01
 
你让我不要了去唱歌,不就是为了保护你那个弟弟吗?
 
 
 
 

你不想让他的同学他的朋友误会。这种低下的事,你弟弟不会做,你想护他周全所以用这种借口?

 

所以你说的,想让我更好的无忧无虑在你身边,不过就是为了保护你弟弟的幌子。是吗?李振洋。

  

    

 

最初的确是这样的目的,时间推着感情由最初萌动变质为依恋不舍。
  

 
 
 

他也是那个孩子的哥哥啊,他怎么会不知道哥哥为了保护弟弟的心情。
 

   
可是他是第一次当被保护着的弟弟这个角色,被李振洋温柔唤着抱着想要揉进怀里伴着糖碾碎融化在温柔乡里。
 






  02
 
  
古希腊丽达王妃有一对非常可爱的儿子,他们不是双生,却长得一模一样。
   

一次战争归来,王妃安慰凯旋却受了伤的哥哥,安慰中透露出一个尘封已久的秘密。

哥哥是王妃与天神宙斯的儿子。他是神,拥有永恒的生命,任何人都伤害不了他。哥哥知道以后再三保证不会告诉任何人这个秘密,哪怕是他最亲爱的弟弟。

   

   





03

李振洋隔着玻璃看到李超,眼泪忍不住从眼眶里溢出,不要钱的往下掉,用手擦掉泪水却止不住甚至还有些狼狈

李超在监狱里剃了头发,即使这样也依旧白得水嫩,眉目清秀好不像个脱离世俗的小和尚,垂着眼看李振洋半响没有开口。

李振洋哭得一抽一抽,压着声音问李超
“这两个月为什么不愿意见我。”反而这样的语气像是他在监狱等李超来探望一样。






 

“寸头,不好看。”李超无所谓得摸了摸后脑勺,轻轻一笑显得很随意

“好看!特别好看,你怎么样都好看!”
 
他拍了把桌子弓着身要站起来像是要证明话语坚定,狱警在旁边咳了两声让他不要激动,于是又坐回位置
 

 
  

面面相觑,李超很久也没有再开口说话,平静得可怕。

 

 

李英那晚指着李超发小孩子脾气,让李超离开家时,更多的是无理取闹

李英说  “我小时候,把最好吃的糖都给你,现在你不能抢走我哥哥。”
 
 
  

李超说 “那只是糖,我把我所有最好的的给了你,你名正言顺留在家里,现在我不想让了。”

 
 
 

  

他说这句话时,风平浪静理直,其更多的是卑微,他不敢确定李振洋会选择他。

 
也许是随着李振洋进过赌场几次后,在这种情况下付之一炬,破罐破摔,他想和李振洋在一起。



 

04

小孩子把糖放进空糖盒,翻身下床,蹑手蹑脚端着糖盒走到另一张床旁
 
  
 
 
小孩子不敢发出很大声音,轻轻用气音叫醒床上睡得正香的另一个小天使  “哥哥,我今天把糖盒放床底下,不要吃太多了,妈妈说你蛀牙了。”
 

晚上男人和女人在吵架声在偌大的客厅传到二楼房间,小孩穿好鞋没有多想就往下跑
 
 

“爸爸妈妈别吵了,是我吃的糖,不是哥哥吃的。”
 

女人抓着小孩就打了几巴掌,小孩脸上涨红很快眼泪咬着牙也忍不住滑落脸上

“唉,好了,以后记得把糖纸收拾干净不准再乱放!”.男人说
 

 
女人却不依不饶“什么你吃的!就是你给英儿吃的!他都蛀牙了,你想害你哥哥吗?!啊!”

小孩没有出声,安安静静得看着两个大人,他的哥哥不吃糖就会做噩梦,这是哥哥和他说的,他不想让哥哥做噩梦。

 

05

那孩子把书包放下,和另一个孩子交换了书包,然后把手链也递了过去。

 


——我走了,你在这个家里以后就叫李英,懂吗?我走以后,他们就不会欺负你了,你发脾气,你不听话他们都会爱你。

七岁的小孩看着哥哥背着他的书包跑远,回头走向跳楼机附近,男人女人看到戴着手链的孩子急得冲过来抱着他

他学着哥哥的语气,开口要买米奇的气球。
 

无人再去过问,好像这个家至始至终只有一个孩子,他理所应当得到所有的爱。


06

哥哥去了弟弟亲生母亲那里,巷子里邻里七嘴八舌却又感慨母子相聚
 

女人即使面容半老却还是看出年轻时候的美貌

他十七岁生日那天,骑着自行车回到家,那女人跟个开发商走了,留下了可笑不足支持半个月的钱放在隔夜盖好的饭桌旁。
 

他突然庆幸,还好不是弟弟回来,不然又是一个人了。那样弟弟得有多伤心多难受。
  
   
   
  

 
他下了锅清水面条,吃之前简单许了个愿。

 

  
07
 
在岳明辉面前撒娇撒谎自己因为喜欢唱歌被家里人反对,于是背着包离家出走时候,看着岳明辉犹豫了半分钟,那时他就知道了答案。






08
 
他高一时候的体育老师名字叫卜凡曾经是个大模特,下雨而在班里自习会在班里讲起往事,多数同学们低着头玩手机不理会。

卜凡在其中发现有个小孩,听得确很是认真。

 

一晚拿到兄弟塞给自己的两张时装秀的票时,想着单身另一张票要不卖了得了,第二天在操场做准备活动时瞟了一眼,李超。

李超第一次进入秀场,那天的李振洋,担任闭秀,实在是出色得不行。

 



结束后卜凡带着他去吃韩餐,小孩饿得不行塞得满嘴都是,然后指了指旁边的韩国泡菜含糊不清  “这个辣白菜没有韩国泡菜好吃。”

 

李振洋那天结束后也巧,就背靠背坐在李超后桌,吃完起身去结账时候听见了这么一句,笑得有点抽搐,看到卜凡以后戏谑一句

“卜凡你平时还是带你孩子多出去玩,闷着没见过世面你觉着合适嘛。”

 

「我就是神」

李超后来剪下李振洋的这段采访,觉得这句话真的是绝了。

李振洋就站在李超旁边,小孩抬着头看着李振洋,脸上梢红蔓延耳根,可李振洋刚开始只是扫了一眼并没有看李超

 
 

一直到李振洋走后,他都没有低下头来看旁边坐着看着他的那个小孩
 
  

 

李超在那之后开始攒钱,开始关注模特圈,心里比谁都清楚,自己是在关注那个 ‘模坛新星’

也在一个大半夜,卜凡被耳边响个不停的电话铃吵醒,电话一通就是小孩在那边嚷嚷着

“啊握草啊啊啊凡哥!洋哥爆蓝血了啊啊!”

卜凡云里雾里反而也不生气问了句
“啥?谁?什么羊?羊还能走秀?”

然后小孩一瞬间把电话挂断,看来只是想分享一下喜悦的心情

小孩唯一一次没有剪的杂志是那本《风度》,李振洋那一期是封面。

而后几年卜凡总是会听到小孩打通电话用虎胆吼

“洋哥走西太后了啊啊啊啊啊!”

抑或是 “JR名单有洋哥啊啊啊啊啊!”

吼完立马挂电话,一来二回卜凡也知道了是他的那个兄弟李振洋
 

那天李超收到卜凡给他推了个微信

他发了个“?”

——你洋哥微信
——现在的我不足与他相配

倒是卜凡愣了,这小神经病想得都啥呢?他脑回路怎么一时间跟不上呢。
 

“喂,小弟,在哪儿?你凡哥带你吃东西晚上。”

 
“啊?凡哥,你回来啦?”
 
 

“咋了,咋听得这么不情愿呢?”

“没,午休呢,我晚上去兼职,给你发地址你到时候找我去吧。”

收到虎崽子发的地址卜凡脸都黑了半张
   
  
——Pinkray
     
   

这不是酒吧呢吗?

【洋灵】起雾 (上)

超鹅年幼分开伪双生设定
洋哥大模设定
伪超鹅洋哥弟,超鹅×洋哥
不3角,带卜岳玩
大半夜更的看到都是有缘人。
  

 


   
 


光灯沿着秀场台布落成一道,评委席后一排相机咔嚓闪光快门声层续不断
 
 
  
  

17岁的小李超剪下杂志上的照片小心翼翼放进装着英语卡片的盒子里,房门敲声催促着,他把盒子推进柜子格里侧用书挡住,套上一件外套应了声
 
 
 
 
 
 
浓妆不像是这个年纪该有的的模样,抓了抓额前的银灰色头发
 

也许是因为年纪轻轻便高挑出众嗓音也有着令人羡慕的穿透力,在市中心最大的清吧Pinkray拿下了驻唱,酒吧的老板是个样貌极艳却性格再爷们不过的男人

  
 

  
如今一口一个母子相称,像吗?像,都是美人胚子。

   

  

 

勇士们争功而起了内乱,混战中所有人的长矛指向了哥哥,弟弟奋不顾身挡在哥哥面前。
 

哥哥有着永恒的生命,不知情的弟弟太爱他的哥哥了。

他们从天鹅绒里一起孵化成为天鹅,却不能是共患难的兄弟。

 
  
  
 

李振洋推开清吧大门,环顾四周没有看到熟人的身影,啧了一声按下微信电话,没过几秒二楼走台上就出现晃着手机通话页面的岳明辉喊着 这儿呐

“这才几点啊你就来。”

 

“说好的来门口接我,人呐!去哪了刚刚。”

“欠你哒,老板不工作哒!我刚刚催小孩化妆呐!”

李振洋解开衬衫上几颗扣子,不客气得躺到旁边的黑色皮革沙发上,懒洋洋的还不忘踹了一脚岳明辉

 

“什么小孩儿 ? 非法雇佣童工啊 ,老岳。”

 

“我这是经济援助 ! 懂嘛, 人儿要赚上课的钱知道吗 ! 祖宗。”

李振洋还没事找事想戏谑几句,听着身后渐近的脚步声回头一看,不得了了
    
 
立马猴急跳起来,一手钳住李超的手胳膊,皱着眉头语气带着责问

  

 
“我不是送你去学琴吗 ? 你来这里干什么 ! 还化这么浓的妆,跟我回去 ! ”
  

李振洋态度迅速变差想拉起李超就走,岳明辉看着情况不对赶忙拉扯住

没等岳明辉开口,那小孩抓着李振洋在他胳膊的手冷不丁大声问了一句

 
 

“先生是不是认错人了 ! ”
 

 
   

一开口李振洋都愣了,声音很果断笃定,这都是他从不曾在认识的那孩子那听到过的语气。
  
  

呆着几秒仔细瞅了小孩几眼,比起李英,这个孩子更要英气,甚还带着一种惊艳
 
     

 
 
气氛尴尬了一会岳明辉把李超拉回身后
 

“洋洋啊,你认识超儿啊?早说嘛我也不知道是你家那孩子是吧……要是早……”

 
 

“不是,认错了,太像了。”

再看向一手悄悄扯着岳明辉衣服的小孩,尴尬得笑着说
 

   “不好意思啊弟弟,哥哥认错人了。”

 
   

 
“这就我说那小孩,我酒吧新来的驻唱。”

 

岳明辉第一次见到李超就被鬼迷心窍地跟当了妈一样 ,絮絮叨叨不说,一听小孩离家出走缘由,再看看那大眼珠子咕嘟转,还闪着睫毛咂吧砸吧,一狠心还把自己打算出租的一房一室钥匙直接给了小孩

 
   

“哟,那不是你和凡子刚开始同居的地儿嘛,这么舍得。”
 

 

“你懂个屁,本来就打算租出去,借人孩子住下怎么着啦,唱这么晚学校宿舍不得关门啊。”
  
 

    

  

    
人定时分,下了班的、放了晚学的、哭化了脸各种面容的人走进Pinkray。
 
 

伴着酒沉默黯然着,或是不曾有过相识交集的结伴会拥吻着,也有坐在吧台放开束缚和陌生人聊欢。

  

 
最近还多出来了很多年轻的背着包里晚学下课换好的校服的高中女学生,和之前不曾经常光顾的红唇女性。
 
 

“灵超啊啊啊!!!”
 

又来?岳明辉习惯捂着耳朵拉着李振洋往里挪了挪。

 

这些小姑娘,跟来看演唱会似的。这清吧还开不开了。岳明辉暗自想。
  
 
   

“什么灵超?不是姓李吗?”
  

李振洋挠挠头发又接着推搡了一把岳明辉,大老板一瞬间差点没坐稳,用手撑了一噌
  
  

“哎,你在这人,艺名!就跟你走秀时候叫木子洋一样。”

   
  
  

 
  

   

嗓音就像李振洋初中懵懂时候翻开女同桌抽屉里那本疼痛文学一样,李超唱歌带着一种沉淀着的可惜,揪心忍泪那种美好

   
 
 

「关于未来,我永远期待,这瑰丽的梦别醒来。」

  
   

  
  
  
李超卸好妆坐在镜子前喝水,李振洋走进来拨弄了一下小孩的头发。
 
  
 

 

——今天是哥哥认错人了,送你回家吧,当道个歉。

——洋哥……?我可以这样叫你么?

——当然可以 ,你还可以叫我哥哥,以后哥哥经常来 ,给你带吃的。

——我要吃糖

  

 



  

小孩把糖果偷偷藏起来,看着眼前和自己长得一样的人咯咯笑起来
  
  
  
另一个稍高一点的小孩满腿蚊子包,红红肿肿的鞋上还沾着些许泥泞。
  
 
把好不容易在草丛里找回来的帆船模型端着到弟弟面前,被小孩伸手用力一抢零件掉落了几块,他伸手要捡,被过来抱起小孩的女人踢到一边
   
   

  
 
明明似乎是完全一样的面容,他回到房间,枕头底下的小盒子被打开,几张糖纸散落在床上,空空荡荡的盒子就像小孩此时此刻的心一样。
   
  
  

  
委屈极了,往衣柜深处翻出一颗糖,剥开糖纸边吃边哭,眼泪用力掉落滴在脸上顺着滑进嘴里

 
  
  

  

 
  
 

李振洋轻轻拍了拍李超的肩膀,细声哄着
  
 
“回家睡吧弟弟,怎么车上睡着啦?”
 
  

 

李超懵懂揉了揉眼睛,动作和家里的小孩一模一样,只是动作比较用力随意些,李振洋想着 轻点 小心别把自己揉坏咯。

 
  
他下车时问李振洋   “洋哥 ,你说世界上真的有人长得很像吗 ? ”

 
  

“你和我弟就一模子刻出来似的。”

 

“你和我喜欢的一个模特也很像,鼻梁上的痣还都长一地儿呢。”

  
 

李超想揉揉眼睛醒神反而把自己揉得更困醉

 

 
接着他听到男人说,一瞬间像是呼吸突然吸入一口凉气,眼睛突然睁大,带着锐利的清醒和惊喜
 
 
李振洋说  
  
“我就是,木子洋。”
   

他只是想赌一把,心里自我小小的想,万一李超喜欢的模特,就是那个木子洋,就是自己呢。
 

无数次回想,李超始终觉得那晚李振洋的笑,像是一颗草莓味的糖果,让他心里酸甜泛着萌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