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zot

你什么时候开始作我就什么时候开始强迫自己离开你


你们有啥想看的题材么


关于回溯和话梅的时间线  (•౪• )

感觉番外写的没有心里想的多,可能…………还有番外1 我自己也想知道大一蛇立和破镜重圆贺呈之间发生了啥


【哥蛇】话梅(回溯番外)

破镜重圆,是回溯的番外。

也算不上平行世界,但是也有点平行世界的意思(?)

新年快乐。

还是要说声  猪年顺遂!


前部分有小段第三人称。



01


蛇立把行李抬上车架,侧着身子坐到了座位上,高铁上的行人堵住了走道,兜里还有一包没拆封的烟盒。




我随着人流推搡拥进了车厢




几个年幼的孩童跑到一排的窗边,熙熙攘攘欢呼着,他疑惑往外看了看,远处星星点点的烟花绽放出亮光,列车长哭笑不得,列车即将启程,孩子们只好分开回到座位上。




来到位置前,我抬着胳膊好不容易把行李放上架。出差了一个月,还好在过年前的几天里能有票回去。





我选的座位是靠窗,靠走道的位置已经坐着一个小哥。


“麻烦让一下,我坐你里边。”


那人戴着耳机低着头,可他应该听见了,只是顿了一下。列车将要启动,我再次说了一声




“麻烦……”




他突然抬起来头,站起来





他那白色毛发,我看见他于我熟悉却陌生的面容。


“小少爷?”


“嗯……”   蛇立不情愿的抬起头,看了我一眼,便让了让身子。






其实说不上闷热,车厢里感觉不到,在上车之前感受到沿海的南方城市春天里有股潮湿的水汽。高速的列车上手机信号格总是显示空白。蛇立戴着耳机靠着背椅。







蛇立紧紧抱着他的背包,昏沉沉欲是将睡,也是这时,同座的我才敢仔细端详他的容貌。






比先前要润了许多的皮肤,兴许是在这个南方的潮湿天气里,可还是看出蛇立瘦了,明明算一算已是成年了,却比想象中要瘦得要多。





也不知是受了什么苦。











列车在轨道的咔咔声宣泄淹过窗外未知世界的空气。











02


蛇立是我童年时待过的大宅里的小少爷,当时我父亲是蛇家的经济特助,我也因年纪只大过小少爷五岁,在大宅里是唯一与他年龄相仿的孩子,大人常常将我俩撵在一起做伴。




本来以为能够玩成很好的兄弟,可小少爷的郁郁寡欢让我们始终隔着一层膜 。







直到一晚我起夜,小孩常年被大人禁止喝碳酸饮料。我随便趁着没人跑去了厨厅。









宅里属厨厅最偏,多少还是会害怕,听到吉他轻挑的民谣,我打开了厨厅的灯。声音戛然而止,白色毛发的孩子抱紧了怀里的吉他缩到一旁。









那时候我知道了他的秘密,老爷不希望小少爷与烟火气搭上边,可故事偏偏俗套于然。









当然也像故事的基本流程一样,少年的狂妄,小少爷背了把吉他便直到我与父亲离开蛇家,都没有等到小少爷回来。






高铁真的很快,我再次感叹。还没有仔细睡上一会,播报已经提示距离站台不到二十分钟。




刚一停靠,他似乎很着急走,我行李都没有来得及搬慌慌张张扯住蛇立的衣角。






“ 蛇立小少爷,同我一起走吧,你看这么晚了,地铁也停运了。 ”





这城市并不是蛇家所在的城市,我看到行李架上有一个熟悉的装着吉他的包。









公司的年终总结就在明天,我和我的老板,也就是贺呈,是高中认识的玩伴,或者说……我是他那个不怕死的后桌。









曾经见过他高中时期的外校对象,记忆里迷迷糊糊的好几年前的事情,没有仔细看过那人,只知道那人喜欢唱歌。






我想起了那人的白色毛发,和小少爷的极为相似,可如今身形对比之下便感觉小少爷还并未长开。





这样一算,小少爷才刚刚读大一的年纪。




“小少爷你还在念书么?”



“嗯,在国大……学的模特。”





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我微信上提前叨叨了贺呈半天,对资本主义的控诉之下他忍着气还是来接我,还能提前拿到我出差整理的资料。







贺呈在车站出口看到了我摆了摆手,也许因为长相太凶,周围的警务人员总时不时瞟他几眼。





蛇立跟在我身后,看到贺呈后怯怯的样子很是可爱。






但是小少爷还是挺直腰板,像个带刺的小花 ,他捻了下背后摇摇欲坠的书包  朝贺呈说



“我……麻烦您了。”




时间像戛然而止




贺呈看着蛇立愣了很久,久到蛇立不好意思的开口和我说




“是不是麻烦到你们了,没事我自己打个车去。”





贺呈才回神,在我眼里还是一副坏人相


“蛇立。”







寻思着没给贺呈解释我这小少爷呀,我乐了,拍了他肩膀    “吼,您俩感情认识?那麻烦你今晚多送一个熟人,助人为乐呗。 ”






先是听见了贺呈一句小声的“我艹” ,然后便是我胳臂被他擒住骨头都要掐碎的状态。



他还很温柔地笑了 ,冲着小少爷说

“不麻烦,大半夜打车也危险,我送你。”







我:???贺呈笑了???


我回到了家,接下来,是他们的故事了。








03


贺呈止不住一次次通过记录仪看后座上的蛇立,的确是熟悉是白发,可身高却不如那人。




这个小孩漠然又陌生。蛇立好像早有料到 ,拿出包里的水,喝了几口,眼睛一直看着玻璃窗里的自己。









“你是国大的学生?” 贺呈打着方向盘,导航提示不过还有几百米的路程




“嗯。”




“大过年的在学校,一个人么?”



“也许吧。” 蛇立抬起手往后撩了撩耳鬓的头发。






贺呈开着车故意绕了个大圈,他看到蛇立手上的佛珠,和自己戴的一样。





“别回学校了。” 导航提示偏离了路线



蛇立突然坐直身子,皱着眉,一手捏着车把手。

“你想干什么?”




车内的暖气好不容易驱散春初的寒气,贺呈突然的行为又直至冰点。蛇立甚至感觉到了背后的冷汗。






他走秀之后也有酒会,而意味不明的男人们总想挑着机会靠近。如今贺呈锁紧了车门,却还是温柔地让他


“别怕,不会有事的。”






还是一股少年的虎劲,他在后座伸手用手肘揽住贺呈的脖子,奶气汹汹的威胁  “靠,放老子走听见没。”






贺呈突然噗呲笑出来,前面是稀疏路灯的别墅区。




男人把车停下,打开车后门直接压了进去。





“蛇立,你回来了。”








这个吻好像并不抗拒,缠腻以后还有接吻的银丝。贺呈的大手撑着蛇立的后背,吻过以后移到脖颈,鼻尖轻轻喷出一股暖气。蛇立推了推他。


“痒。”







连习惯都一样。贺呈把男孩紧紧搂在怀里

“我不会让你走了。”












这个春天的雪来得很晚,晚到人们都以为今年不会下雪。平时多热闹的大城市在春节里都少了许多人,街头巷尾的铺子也多数放了假。









蛇立一抽一抽的缩在贺呈怀里,双手紧揣着贺呈的衬衫不放,抽噎声断断续续还有蛇立的委屈





“我……我以为你会……认不得我呜呜呜……你都……你都不知道我第一次遇见你……呜呜……你居然帮着贺天把我带走了……呜……嗝……”








贺呈苦笑不得,却还是扬着一丝丝欣喜给蛇立顺着气。





蛇立打了个嗝以后还是接着说 “贺呈你个王八蛋。”



贺呈:?




“呜……你居然打我,呜呜……”



贺呈瞬间垂下眼眸 “那个世界的我……对你这么坏吗……对不起……对不起,宝贝……” 事实上他现在想过去那个世界将另一个欺负过蛇立的贺呈杀死。





蛇立突然摇摇头,眼泪大滴大滴落下也不顾其他亲了一口贺呈的脸颊








“你对我很好,真的,贺呈……只是我不懂事呜……我懂事了……我懂事了你……嗝……呜呜……我懂事了,想和你说爱你的时候……我就……我就回来了呜呜……我就……好多年都没有见到你。”








贺呈把蛇立抱得更紧了,小孩的抽噎也渐渐开始消停。男人又重新吻了吻他的蛇立。吻去脸上的泪珠又吻上他的眼眸 。



“蛇立。我不是那个世界的贺呈,你爱我么。”







男孩突然顿了一会,他看着贺呈,“贺呈,抬头看我。”


“你就是贺呈,贺呈也只是你,我爱你,贺呈。”




“我也爱你。”











不过是简单重复的五年。争持断断续续着,并不是不美好,不过是长时间在一起的恋人总有矛盾。贺呈突然接手的工作繁忙也开始很晚回家。







蛇立也赌着气,背着吉他晃悠去了一个小巷,在雨天踏入了一个清吧。



“老板,招人么?给口饭吃就行。”



老板在一旁擦着吧台,头也不抬回了一句 “唱歌好听么?”













市中心倒是晴朗的,


秘书在办公室出来后转了一圈,又递进去了一沓文件。





贺呈叹了口气,扶着额头啧了一声。手边的电话铃在不停歇响起来。






是贺呈的弟弟,学校里出了名的高一皮孩 。

“哥,放学来接我,这个有点棘手啊这小孩 。”明明自己也是个孩子,一种嬉笑,没有危险的感情。





他来的不早不晚,两堆人群聚在一起正准备要打起来的趋势。贺呈在后座疲惫的捏了捏眉头,对副驾驶的黑衣手下命令道







“把那个带头的揪走,带到仓库。”



助手一下车,贺呈朝司机抬了抬手,车子转弯离开校门。








那少年戴着鸭舌帽,帽檐压得低加上仓库的昏暗看不见面容,双手被绑在身后,几个黑衣的助理将那少年推了上来。





贺呈这几天本就忙得焦头烂额还要给贺天收拾烂摊子,想到这气不打一出来。






他在凳子上起来,朝那人的腿狠狠一踢,那人顺势疼痛跪了下来。





突然抬起头,瞪着一双蛇目看着贺呈。奶凶奶凶地咬着牙。 “王…八蛋。”






(贺呈:???我艹。)





记得青你播出前就有一份给他们起cp名的表格,当时都在戏谑Gucci古驰cp 没想到这俩竟然真的走到了一起 NB


摘纪录:

做你自己,然后去承受你为换取个性而付出的代价。
——杨昌溢《力比多记》

古代版《流浪地球》的故事

空气针:

前两天终于看了《流浪地球》,是啊,这真的是中国人才能拍出的片子。




网上的剧透已经够多,夸赞也够多,我就不提及电影本身了,我给大家讲一个类似《流浪地球》的故事吧。




这个故事,发生在大明嘉靖三十四年。




那年,山西、陕西、河南同时地震,声如雷吼。




无论是夜里大摆宴席的权贵,还是辛劳一天担忧收成的百姓,上苍一视同仁。




据幸存者秦可大所写《地震记》载,当夜月色尘晦,足不能履地,嘶吼出父母兄弟名字,却淹没在万家房舍一时摧裂的巨响里。




《明史》记录:或地裂泉涌,中有鱼物,或城郭房屋,陷入地中,或平地突成山阜,或一日数震,或累日震不止。河、渭大泛,华岳、终南山鸣,河清数日。官吏、军民压死八十三万有奇。




像终南山,华山这样的庞然大物都发出悲鸣,传说中伫立在陕西的“五指山”,在这场大地震后荡然无存。




洪水,瘟疫,缺粮,山崩,灾难又发生在午夜,有名有姓的死者,就超过八十三万。




面对地裂横竖如画,余震犹不停歇的状况,近年来的电影中,大抵是主角带着族人去开辟新大陆。




不存在的,在中国是不存在的。




没什么天灾是不可战胜的,我们的领地不会被任何东西夺走。




既然活了下来,就不会白白的活着。




很快就有人开始抗争,开始发起救援,华县县令何祥站了出来,他的亲人不知死了多少,幸存的都等他出门买粮。




何祥没有买粮,他振臂一呼,带人去治水了。




“没工夫买粮了,水再淹过来所有人都得死!”




于是冒死疏通河道,修建堤坝。




隔壁县城里的百姓饿疯了,富商家里还在准备屯粮赚钱。


于是有知县起身,说出了事我担着,给我砸开富商的门,统一分配水粮!




还有县令在震中身亡,境内乱匪丛生,新任知县一介书生悍不畏死,练兵出刀,震慑宵小。




嘉靖帝下了罪己诏,免除赋税,派人派钱派粮去疯狂救援。


当然,嘉靖的救援先后并非按受灾程度论,而是以地理位置,经济重要与否为标准。




所以受灾最严重的地方,反而不急着去救。


百姓兴亡皆苦啊,又发生了多少次争论,多少次拼死力谏,为民说话的大臣终于能去快马救人。




大臣们马不停蹄的赶到,才发现有几个地方的灾民竟然已被安置好了。


有些富商巨贾,把自己还算坚固的,未被地震摧毁的宅子让给了灾民住。




天下间每个地方都涌出英雄,他们或许是官员,或许是商人,或许是自告奋勇,去山崩里救人,去洪水里修堤的平民百姓。




而主持赈灾的钦差名叫邹守愚,一向以清流闻名,还曾领兵打过仗,相当能镇得住场面。




重建房舍,搭建粥棚,致力于救灾救人。




奈何一场余震,就毁坏了无数心血。四野又响起哭声,黄沙又开始蔽日。


满目疮痍的关中,还有得救吗?


余震还要震多久,洪水还会不会因此再来?




没有人知道,也一定有人提议过大规模迁移。




但也始终有人不放弃,邹守愚奔驰七十余日,赈济灾民,掩埋尸体,调配各路人员。




无论结果是否有用,邹守愚想,我们选择希望。




同样,也选择责任,为官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这个名叫邹守愚的普通官员,从陕西奔波至河南,劳病交加,死在途中。




而仍在受灾地奋战的百姓也从未放弃,“祖宗坟墓在此,又安所避”。




一代人无法重建家园,那就两代,两代不行就三代四代,这片土地上的儿郎,从不认输。




所以百折不挠,所以至死不休。




我们经历的灾难太多了,多少次的饱和式救援,多少次的选择希望,多少人埋骨黄沙,多少籍籍无名的英雄永远不被人记得。




这些东西都在骨子里。




这些东西我们仿佛遗忘了很久,已经很久没人拍出来了。




小破球加油!








via.房昊日天

天呐 被一个超甜的男生喊了师姐 我心都化了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