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13

【洋灵】起雾(中)

  本章带坑,下章填,超鹅伪双生设定
洋哥大模设定,结局HE放心
伪超鹅也是鹅也得疼
带卜岳玩,虽然现在卜岳下章才见面

  
 
 
 
01
 
你让我不要了去唱歌,不就是为了保护你那个弟弟吗?
 
 
 
 

你不想让他的同学他的朋友误会。这种低下的事,你弟弟不会做,你想护他周全所以用这种借口?

 

所以你说的,想让我更好的无忧无虑在你身边,不过就是为了保护你弟弟的幌子。是吗?李振洋。

  

    

 

最初的确是这样的目的,时间推着感情由最初萌动变质为依恋不舍。
  

 
 
 

他也是那个孩子的哥哥啊,他怎么会不知道哥哥为了保护弟弟的心情。
 

   
可是他是第一次当被保护着的弟弟这个角色,被李振洋温柔唤着抱着想要揉进怀里伴着糖碾碎融化在温柔乡里。
 






  02
 
  
古希腊丽达王妃有一对非常可爱的儿子,他们不是双生,却长得一模一样。
   

一次战争归来,王妃安慰凯旋却受了伤的哥哥,安慰中透露出一个尘封已久的秘密。

哥哥是王妃与天神宙斯的儿子。他是神,拥有永恒的生命,任何人都伤害不了他。哥哥知道以后再三保证不会告诉任何人这个秘密,哪怕是他最亲爱的弟弟。

   

   





03

李振洋隔着玻璃看到李超,眼泪忍不住从眼眶里溢出,不要钱的往下掉,用手擦掉泪水却止不住甚至还有些狼狈

李超在监狱里剃了头发,即使这样也依旧白得水嫩,眉目清秀好不像个脱离世俗的小和尚,垂着眼看李振洋半响没有开口。

李振洋哭得一抽一抽,压着声音问李超
“这两个月为什么不愿意见我。”反而这样的语气像是他在监狱等李超来探望一样。






 

“寸头,不好看。”李超无所谓得摸了摸后脑勺,轻轻一笑显得很随意

“好看!特别好看,你怎么样都好看!”
 
他拍了把桌子弓着身要站起来像是要证明话语坚定,狱警在旁边咳了两声让他不要激动,于是又坐回位置
 

 
  

面面相觑,李超很久也没有再开口说话,平静得可怕。

 

 

李英那晚指着李超发小孩子脾气,让李超离开家时,更多的是无理取闹

李英说  “我小时候,把最好吃的糖都给你,现在你不能抢走我哥哥。”
 
 
  

李超说 “那只是糖,我把我所有最好的的给了你,你名正言顺留在家里,现在我不想让了。”

 
 
 

  

他说这句话时,风平浪静理直,其更多的是卑微,他不敢确定李振洋会选择他。

 
也许是随着李振洋进过赌场几次后,在这种情况下付之一炬,破罐破摔,他想和李振洋在一起。



 

04

小孩子把糖放进空糖盒,翻身下床,蹑手蹑脚端着糖盒走到另一张床旁
 
  
 
 
小孩子不敢发出很大声音,轻轻用气音叫醒床上睡得正香的另一个小天使  “哥哥,我今天把糖盒放床底下,不要吃太多了,妈妈说你蛀牙了。”
 

晚上男人和女人在吵架声在偌大的客厅传到二楼房间,小孩穿好鞋没有多想就往下跑
 
 

“爸爸妈妈别吵了,是我吃的糖,不是哥哥吃的。”
 

女人抓着小孩就打了几巴掌,小孩脸上涨红很快眼泪咬着牙也忍不住滑落脸上

“唉,好了,以后记得把糖纸收拾干净不准再乱放!”.男人说
 

 
女人却不依不饶“什么你吃的!就是你给英儿吃的!他都蛀牙了,你想害你哥哥吗?!啊!”

小孩没有出声,安安静静得看着两个大人,他的哥哥不吃糖就会做噩梦,这是哥哥和他说的,他不想让哥哥做噩梦。

 

05

那孩子把书包放下,和另一个孩子交换了书包,然后把手链也递了过去。

 


——我走了,你在这个家里以后就叫李英,懂吗?我走以后,他们就不会欺负你了,你发脾气,你不听话他们都会爱你。

七岁的小孩看着哥哥背着他的书包跑远,回头走向跳楼机附近,男人女人看到戴着手链的孩子急得冲过来抱着他

他学着哥哥的语气,开口要买米奇的气球。
 

无人再去过问,好像这个家至始至终只有一个孩子,他理所应当得到所有的爱。


06

哥哥去了弟弟亲生母亲那里,巷子里邻里七嘴八舌却又感慨母子相聚
 

女人即使面容半老却还是看出年轻时候的美貌

他十七岁生日那天,骑着自行车回到家,那女人跟个开发商走了,留下了可笑不足支持半个月的钱放在隔夜盖好的饭桌旁。
 

他突然庆幸,还好不是弟弟回来,不然又是一个人了。那样弟弟得有多伤心多难受。
  
   
   
  

 
他下了锅清水面条,吃之前简单许了个愿。

 

  
07
 
在岳明辉面前撒娇撒谎自己因为喜欢唱歌被家里人反对,于是背着包离家出走时候,看着岳明辉犹豫了半分钟,那时他就知道了答案。






08
 
他高一时候的体育老师名字叫卜凡曾经是个大模特,下雨而在班里自习会在班里讲起往事,多数同学们低着头玩手机不理会。

卜凡在其中发现有个小孩,听得确很是认真。

 

一晚拿到兄弟塞给自己的两张时装秀的票时,想着单身另一张票要不卖了得了,第二天在操场做准备活动时瞟了一眼,李超。

李超第一次进入秀场,那天的李振洋,担任闭秀,实在是出色得不行。

 



结束后卜凡带着他去吃韩餐,小孩饿得不行塞得满嘴都是,然后指了指旁边的韩国泡菜含糊不清  “这个辣白菜没有韩国泡菜好吃。”

 

李振洋那天结束后也巧,就背靠背坐在李超后桌,吃完起身去结账时候听见了这么一句,笑得有点抽搐,看到卜凡以后戏谑一句

“卜凡你平时还是带你孩子多出去玩,闷着没见过世面你觉着合适嘛。”

 

「我就是神」

李超后来剪下李振洋的这段采访,觉得这句话真的是绝了。

李振洋就站在李超旁边,小孩抬着头看着李振洋,脸上梢红蔓延耳根,可李振洋刚开始只是扫了一眼并没有看李超

 
 

一直到李振洋走后,他都没有低下头来看旁边坐着看着他的那个小孩
 
  

 

李超在那之后开始攒钱,开始关注模特圈,心里比谁都清楚,自己是在关注那个 ‘模坛新星’

也在一个大半夜,卜凡被耳边响个不停的电话铃吵醒,电话一通就是小孩在那边嚷嚷着

“啊握草啊啊啊凡哥!洋哥爆蓝血了啊啊!”

卜凡云里雾里反而也不生气问了句
“啥?谁?什么羊?羊还能走秀?”

然后小孩一瞬间把电话挂断,看来只是想分享一下喜悦的心情

小孩唯一一次没有剪的杂志是那本《风度》,李振洋那一期是封面。

而后几年卜凡总是会听到小孩打通电话用虎胆吼

“洋哥走西太后了啊啊啊啊啊!”

抑或是 “JR名单有洋哥啊啊啊啊啊!”

吼完立马挂电话,一来二回卜凡也知道了是他的那个兄弟李振洋
 

那天李超收到卜凡给他推了个微信

他发了个“?”

——你洋哥微信
——现在的我不足与他相配

倒是卜凡愣了,这小神经病想得都啥呢?他脑回路怎么一时间跟不上呢。
 

“喂,小弟,在哪儿?你凡哥带你吃东西晚上。”

 
“啊?凡哥,你回来啦?”
 
 

“咋了,咋听得这么不情愿呢?”

“没,午休呢,我晚上去兼职,给你发地址你到时候找我去吧。”

收到虎崽子发的地址卜凡脸都黑了半张
   
  
——Pinkray
     
   

这不是酒吧呢吗?

【洋灵】起雾 (上)

超鹅年幼分开伪双生设定
洋哥大模设定
伪超鹅洋哥弟,超鹅×洋哥
不3角,带卜岳玩
大半夜更的看到都是有缘人。
  

 


   
 


光灯沿着秀场台布落成一道,评委席后一排相机咔嚓闪光快门声层续不断
 
 
  
  

17岁的小李超剪下杂志上的照片小心翼翼放进装着英语卡片的盒子里,房门敲声催促着,他把盒子推进柜子格里侧用书挡住,套上一件外套应了声
 
 
 
 
 
 
浓妆不像是这个年纪该有的的模样,抓了抓额前的银灰色头发
 

也许是因为年纪轻轻便高挑出众嗓音也有着令人羡慕的穿透力,在市中心最大的清吧Pinkray拿下了驻唱,酒吧的老板是个样貌极艳却性格再爷们不过的男人

  
 

  
如今一口一个母子相称,像吗?像,都是美人胚子。

   

  

 

勇士们争功而起了内乱,混战中所有人的长矛指向了哥哥,弟弟奋不顾身挡在哥哥面前。
 

哥哥有着永恒的生命,不知情的弟弟太爱他的哥哥了。

他们从天鹅绒里一起孵化成为天鹅,却不能是共患难的兄弟。

 
  
  
 

李振洋推开清吧大门,环顾四周没有看到熟人的身影,啧了一声按下微信电话,没过几秒二楼走台上就出现晃着手机通话页面的岳明辉喊着 这儿呐

“这才几点啊你就来。”

 

“说好的来门口接我,人呐!去哪了刚刚。”

“欠你哒,老板不工作哒!我刚刚催小孩化妆呐!”

李振洋解开衬衫上几颗扣子,不客气得躺到旁边的黑色皮革沙发上,懒洋洋的还不忘踹了一脚岳明辉

 

“什么小孩儿 ? 非法雇佣童工啊 ,老岳。”

 

“我这是经济援助 ! 懂嘛, 人儿要赚上课的钱知道吗 ! 祖宗。”

李振洋还没事找事想戏谑几句,听着身后渐近的脚步声回头一看,不得了了
    
 
立马猴急跳起来,一手钳住李超的手胳膊,皱着眉头语气带着责问

  

 
“我不是送你去学琴吗 ? 你来这里干什么 ! 还化这么浓的妆,跟我回去 ! ”
  

李振洋态度迅速变差想拉起李超就走,岳明辉看着情况不对赶忙拉扯住

没等岳明辉开口,那小孩抓着李振洋在他胳膊的手冷不丁大声问了一句

 
 

“先生是不是认错人了 ! ”
 

 
   

一开口李振洋都愣了,声音很果断笃定,这都是他从不曾在认识的那孩子那听到过的语气。
  
  

呆着几秒仔细瞅了小孩几眼,比起李英,这个孩子更要英气,甚还带着一种惊艳
 
     

 
 
气氛尴尬了一会岳明辉把李超拉回身后
 

“洋洋啊,你认识超儿啊?早说嘛我也不知道是你家那孩子是吧……要是早……”

 
 

“不是,认错了,太像了。”

再看向一手悄悄扯着岳明辉衣服的小孩,尴尬得笑着说
 

   “不好意思啊弟弟,哥哥认错人了。”

 
   

 
“这就我说那小孩,我酒吧新来的驻唱。”

 

岳明辉第一次见到李超就被鬼迷心窍地跟当了妈一样 ,絮絮叨叨不说,一听小孩离家出走缘由,再看看那大眼珠子咕嘟转,还闪着睫毛咂吧砸吧,一狠心还把自己打算出租的一房一室钥匙直接给了小孩

 
   

“哟,那不是你和凡子刚开始同居的地儿嘛,这么舍得。”
 

 

“你懂个屁,本来就打算租出去,借人孩子住下怎么着啦,唱这么晚学校宿舍不得关门啊。”
  
 

    

  

    
人定时分,下了班的、放了晚学的、哭化了脸各种面容的人走进Pinkray。
 
 

伴着酒沉默黯然着,或是不曾有过相识交集的结伴会拥吻着,也有坐在吧台放开束缚和陌生人聊欢。

  

 
最近还多出来了很多年轻的背着包里晚学下课换好的校服的高中女学生,和之前不曾经常光顾的红唇女性。
 
 

“灵超啊啊啊!!!”
 

又来?岳明辉习惯捂着耳朵拉着李振洋往里挪了挪。

 

这些小姑娘,跟来看演唱会似的。这清吧还开不开了。岳明辉暗自想。
  
 
   

“什么灵超?不是姓李吗?”
  

李振洋挠挠头发又接着推搡了一把岳明辉,大老板一瞬间差点没坐稳,用手撑了一噌
  
  

“哎,你在这人,艺名!就跟你走秀时候叫木子洋一样。”

   
  
  

 
  

   

嗓音就像李振洋初中懵懂时候翻开女同桌抽屉里那本疼痛文学一样,李超唱歌带着一种沉淀着的可惜,揪心忍泪那种美好

   
 
 

「关于未来,我永远期待,这瑰丽的梦别醒来。」

  
   

  
  
  
李超卸好妆坐在镜子前喝水,李振洋走进来拨弄了一下小孩的头发。
 
  
 

 

——今天是哥哥认错人了,送你回家吧,当道个歉。

——洋哥……?我可以这样叫你么?

——当然可以 ,你还可以叫我哥哥,以后哥哥经常来 ,给你带吃的。

——我要吃糖

  

 



  

小孩把糖果偷偷藏起来,看着眼前和自己长得一样的人咯咯笑起来
  
  
  
另一个稍高一点的小孩满腿蚊子包,红红肿肿的鞋上还沾着些许泥泞。
  
 
把好不容易在草丛里找回来的帆船模型端着到弟弟面前,被小孩伸手用力一抢零件掉落了几块,他伸手要捡,被过来抱起小孩的女人踢到一边
   
   

  
 
明明似乎是完全一样的面容,他回到房间,枕头底下的小盒子被打开,几张糖纸散落在床上,空空荡荡的盒子就像小孩此时此刻的心一样。
   
  
  

  
委屈极了,往衣柜深处翻出一颗糖,剥开糖纸边吃边哭,眼泪用力掉落滴在脸上顺着滑进嘴里

 
  
  

  

 
  
 

李振洋轻轻拍了拍李超的肩膀,细声哄着
  
 
“回家睡吧弟弟,怎么车上睡着啦?”
 
  

 

李超懵懂揉了揉眼睛,动作和家里的小孩一模一样,只是动作比较用力随意些,李振洋想着 轻点 小心别把自己揉坏咯。

 
  
他下车时问李振洋   “洋哥 ,你说世界上真的有人长得很像吗 ? ”

 
  

“你和我弟就一模子刻出来似的。”

 

“你和我喜欢的一个模特也很像,鼻梁上的痣还都长一地儿呢。”

  
 

李超想揉揉眼睛醒神反而把自己揉得更困醉

 

 
接着他听到男人说,一瞬间像是呼吸突然吸入一口凉气,眼睛突然睁大,带着锐利的清醒和惊喜
 
 
李振洋说  
  
“我就是,木子洋。”
   

他只是想赌一把,心里自我小小的想,万一李超喜欢的模特,就是那个木子洋,就是自己呢。
 

无数次回想,李超始终觉得那晚李振洋的笑,像是一颗草莓味的糖果,让他心里酸甜泛着萌芽

  

主持人:想过十年后是怎么样的
洋洋:哎呀那不得了了,十年后老岳都45了

原话大概是这样 哈哈哈日常diss

一起旅行:

Tony Law ( 阿翀):

岁月年轮

悉尼北部国家公园有片地貌独特的沙岩,纹理呈旋涡状,象大树的年轮,这块匙羹状的岩石更是奇特,Tim神曾经拍过,效果异常震憾,不少心也被我发现了。 随著月亮徐徐在山后升起,前景被照得通亮,岩石纹理清晰可见,近景用了三张长曝焦点堆栈,配合月出和银河。

【哥蛇】周五10

十七岁的男生护着身后五岁的男孩,牵着手走过了泥泞的小路,在巷子尽头的店铺里买了一碗黑芝麻糊。

 
 

中午的蒙蒙细雨雾在蛇立醒来的下午还没有完全消散,没有注意到他的宝贝和哥哥出了门。

 
 
 

刚抬手想要敲下房门,手机铃声响起催促的紧急会议,随便发了句微信给贺呈,穿好衣服离开

 

小孩在客厅闹着,嘴角蘸上黑色的芝麻糊,咿咿呀呀向哥哥讨着抱抱。

 
 

贺呈打包好便当盒解下围裙抱起他们的小宝贝提起胸前的口水布搽嘴
 


“爸爸放开我,我要哥哥抱。”

 

什么呀,多少岁就被蛇立之前捡来的孩子把自己宝贝抢走了吗。
 


“在家里和哥哥玩玩具不准再乱跑了啊。”想起什么又补了一句  “爸爸今晚和爹地不回家。”
 

男生抿着嘴抱过小孩 “没事 ,哥哥今晚陪你玩。”

 


贺天一直觉得这蛇立的宝贝就像养成记里的娇滴滴小少爷 ,至于那个男孩,他说不上来是属于哪一类

   



贺天还觉得他哥有点毛病,就像现在贺呈提着便当走进了蛇立的办公室,蹲下身子轻吻蛇立的手指


蛇立皱眉但是也没有阻止,顺着男人一路轻吻到他的嘴唇,然后细细吸吮啃咬,搂过贺呈的脖子加深了这个吻
 



“叔叔。” 止住贺呈往下滑的手


“怎么了宝宝,现在不可以吗。”  想着蛇立的睫毛真的是好看落下一吻在爱人的眼睛上



“我还有个会。”
  

帮蛇立整理好衣领,锁骨上的HC’s文身也相被覆盖,贺呈打开便当盒夹起一口像小时候一样喂给蛇立

 


“那叔叔我们今晚不回家吧。”


他把蛇立一直当小孩,蛇立有时候会说,那在床上还是一样吗。贺呈总被一句皱眉沉默,然后蛇立会在一旁哈哈笑上几声


他们像白发的老人,贺呈牵着蛇立的手每天下午一起踏进家门,早已准备好的饭菜还是飘着香味,可能排骨会少上几块,孩子的嘴角有点糖汁


晚上睡觉前蛇立都会有一杯温牛奶,是他喜欢的人热好端给他的,他的叔叔,他的爱人,温柔叫着他“宝宝”,对棘手案件又认真严肃。蛇立爱死了贺呈抱着他带着他在床上的温柔细语,没有理会窗外的阑珊暴雨,房间里只有他的叔叔,他的贺呈。
 

会议结束后,蛇立俯下身亲了趴在办公桌上睡觉的叔叔,然后用力拽着他的领带像个小霸王一样欺负
 


说到底都是贺呈惯着宠着的白头发小子

“叔叔起床,我要喝牛奶。”


也许是你的。

END

【洋灵】白衬衫

一发完

突然来的灵感
 

  

         随着瞬间打开侧顶光,秀场上变得格外耀眼注目,男人在台下看着二十多的灵超,愈渐自信迈着稳妥的台步走过,他不止一次庆幸当年的决定。结束没计展后两人并肩走出大楼。

 
  
  

          臃肿的人流挣扎着涌向前方,十七岁的灵超手里紧攥着车票踏上离开这个小镇的车厢。
 
 
        耳机里播放着《流浪》的歌词         
 

        “从明天起,我愿孤独一人,向着春暖花开的远方流浪。”
   
      
  
  

        书包侧兜摔下一页从杂志上撕下的纸,他立马弯腰捡起重新放了回去。几行醒目的模特公司招聘。想成为模特吗。灵超的眼睛毫不疑问地告诉你,是的。


男人燃了支烟站在走廊尽头,扫了眼同样前来面试的人群,和他一样穿了白衬衫的男孩,羞怯抱着书包贴着墙站着,嘴里还在嚼着什么,应该是糖。


模特吃的不过是青春饭,李洋成为自由模特这么多年早已积累不小名气,二十四岁的模特吃的不过青春饭,若是能签上这样的大公司无疑是模特圈里的“铁饭碗” 。
 

灵超说实话想不到自己能进到最后一轮的复试,他扯了扯身上有点过大的白衬衫伸手进裤兜里想取一颗糖却摸了一片空。

最后的候选,其中有两位都穿着白衬衫。

“后天再来一次吧。”
 

李洋不是看不出来公司的为难,其他的人不过是借口,真正犹豫着的是自己……和那个小孩。
 

树叶随着风吹过响得窸窣,灵超捏着手里几张破烂发软的纸币愣了半分钟拽着包就走进了旧钟楼里。

 

无故得响起了一声清脆,灵超抱着手肘把脸埋进膝盖缩成一团坐在角落里,昏昏欲睡又被一阵吵杂皱着眉抬头


眼睛还没有完全睁开下一秒就被带头的高中生揪起领子往他脸上揍下一拳,灵超咬着嘴唇想要挣扎却被后面补上来的人踹到地上
 

他真的是累得不行了,眼前一阵发黑,身上不知道落下多少次拳脚的围打,两天两夜的不经合眼,支持着自己不要晕眩,鼻血好像流着沾到了他的白衬衫,捂着肚子撑着却开不了口,能听到的声音也随之模糊。身上被鞋印覆满,高中生一行人拿着收来的钱离开钟楼。

 

李洋从阴影遮挡的黑暗里走出,蹲下看着灵超,这小孩是真的好看啊,即使脸上被血污和泥灰弄脏

他站起来刚要转身离去,脚踝突然被灵超死死抓着 ,长期的缺水已经快让他发出的声音烟哑无力
 

“救我……求你。”

可能是太过寂静,这种微小到几乎没有的声音在李洋听来格外的清晰

多年后知道事情真相的灵超知道真相后的第一个想法只是 至少李洋救了他。

他没有去想获得了签约资格的李洋因此得到了更多更广阔的秀场资源,他更多的是庆幸自己在这个大城市里,在李洋的家里住在一个温馨的小书房里,能够透过门缝看着凌晨李洋回来时的背影。
 

李洋有些舍不得,在小孩身体痊愈后自己舍不得让这个灵气得跟名字一样的小孩离开,硬塞了很多的平面拍摄给灵超。

纵使他不愿意开口和小孩说话,更多时间的是沉默。

灵超的十九岁生日在拍摄场被工作人员塞了几颗从国外带回来的糖,小孩丢了一颗在嘴里,剩下的一把放在书包内格里回到家前没再动过

飞机延迟到达时候已是凌晨,李洋早就数不清是多少次的凌晨才回到国内,回到家时玄关昏黄亮着灯,灵超朦胧着眼睛锃一下站起来,慌慌张张摸出兜里的一把糖果

他以为哥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糖果

 
“洋哥。” 

李洋没有接过躺在灵超手里的糖,反而抓住了小孩的手臂扯了一把更加靠近自己
 

“灵超,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这糖特好吃。”

男人满脸不可思议嗤笑一声 “我要吃更好吃的 ”

玄关灯下男人吻上了灵超的嘴唇,细细啃咬着不放过一点香甜,你让我心里甜


这个晚上的两个月后,李洋坐在会议室李签下解约的合同,转身离去前和经理如释重负的说着又如同开着玩笑

“我想走的秀都走过了,反正没有什么遗憾,给你们推荐的小孩绝对不会比我差。”

助理在一旁翻着李洋秀场目标锁着眉头发现一行关于Vivian秀场的空白,刚想开口发现会议室早就只剩李洋位置上没有动过的一杯水。

他把大衣脱下披在灵超的身上,今天在台下谈到年纪轻轻就担任了秀场闭场的灵超时满脸得意骨子里掩映不及的骄傲。

灵超看着李洋身上穿着的白衬衫,他以前也有一件,在钟楼里弄脏之后洗不干净就被李洋顺手扔了

“洋哥, 我想买件新的白衬衫。”

他牵起灵超的手,朝小孩笑着  “好。”

【哥蛇】周五09



余晖透过窗台照进房间,蛇立揉了揉蓬松头发,睁开眼睛随便伸手关掉床头柜响着的闹钟,推推身边还在熟睡的人

“叔叔,起来给我做早餐。” 理直气壮还踢了一脚

贺呈不是没有醒,搂着蛇立他想砸闹钟的心情都没有那么严重,起来亲了口 拖着鞋就走到洗漱台


客厅沙发上领回来的小孩悠哉挑着电视节目晃着脚 ,看向穿着睡袍的蛇立开口

“蛇哥哥……我昨晚听见……嗯。”

“床上暴力,以后别乱听。”刚红了耳根又轻浮笑着 “这样,以后我带你去找红毛玩。”

“谁啊?”孩子一脸茫然

“你以后的……武术老师?反正很厉害。”

比起那个害你做棋子的父亲好了太多了,蛇立打量了厨房做早餐的贺呈,走过去从背后搂住贺呈




楼下一片吵杂,灯管被强制拆下,灰尘扬起一整浑雾,看着跌撞走后的人群,男人按下电梯楼层

贺呈把早餐精致摆盘好,给蛇立和小孩各端了杯牛奶,自己回房间穿好黑色衣服,领口结扭上,戴好腕表开门,男人在门外等待了许久

“今天的行程安排。”

贺呈接过文件,蛇立跑来玄关,手里还拿着忘记放好的餐刀,搂过脖子踮起脚落下一吻




这是蛇立给他的第一个惊喜

蛇立在以后回想起来会很好奇自己如果当时的餐刀划破了贺呈的皮肤流出了血会是怎么样,每每想到都偷偷乐呵一下

贺呈搬到蛇立家住了几月,有时看着文件时不时对蛇立亲亲抱抱就过了一整天

“记得把药吃了,空调调高一点,不看文件的时候打游戏记得调好闹钟。”

蛇立靠着门上听贺呈叭叭摆摆手 “知道了知道了,叔叔拜拜 好好工作。”

其实挺平淡的

另一个更大的惊喜在悄悄策划着


【哥蛇】周五 8.5

贺呈领着小孩在院里转圈,不是他的蛇立,是个闹腾得不行的皮孩子
 
  
晚上哭笑不得得抱着蛇立,脑袋在蛇立怀里撒娇似的晃了会
 
  
“怎么跟大狗一样。” 身上萦绕着奶香和淡淡的烟味,两人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腻歪得这么久。

 
  
“不说不要小孩么。”
  
 
  
“养着吧,我欠他的。”
  
  
  
暧昧啃咬着蛇立的耳根,被子底下纠缠在一起,蛇立推了推 “叔叔,胡茬 弄得我痒。”

 
 

贺呈记得蛇立第一次开口软糯甜甜叫着自己叔叔的样子,好不无辜,也记得蛇立长大以后在怀里撒娇,即使再像但对于贺呈来说依旧是虚假的表现,他还是很疼蛇立,没有一丝一毫的顾虑
 
  
 

还有那晚上自己喝了点酒,蛇立穿着白色衬衫校服,裤子脚沾到水换下时,忍不住的耐心 ,记得蛇立哭着喘气红着脸叫着叔叔的样子


 



他对蛇立太过溺爱,甚至最严重的语气只是听到他对自己表露心意时在电话里说的冰冷话语
 
 

总归还是舍不得,蛇立咬了口小孩子递过来一颗糖葫芦,伸手碰了碰贺呈的嘴唇 ,贺呈视线依旧停留在手上的资料,没有多想张口吃下蛇立递过来咬了一口的糖葫芦
 

“不怕我毒你啊。”
  
“你会么  ”  贺呈挑眉朝蛇立笑
  
小孩在旁边继续摘了颗糖葫芦,新家庭是比较奇怪,叔叔和哥哥在谈恋爱
 

“小毒药 ” 在夸蛇立
 
  
小孩听见心里都要给这甜不拉几的两大人的爱情腻死了
 
 

“宝宝,小肚子喝牛奶喝饱了吗?”
 
 
蛇立一脚把贺呈从沙发上踹下,拿着水果刀眯眼笑着切了几刀苹果
  
 
“你别像他一样学二叔。”  越活越年轻 越活越变态

 
 

【哥蛇】周五08

“城南那个白头发的小少爷啊…………”这人开口一句不到被翻墙跳入大院的皮孩子拿着糖葫芦串打断,伸给那人示意张口
 
 
  
“不吃,小孩吃的玩意。”  得到了相同想法转身跑进房内,才拍拍腿想起来  “哎哟!忘带钥匙以后也别翻墙!小咕噜嘟不怕摔吧?”

  

半响,继续和旁边乘凉的年轻人吃了口西瓜聊天



 
“所以大爷你还是不迁?”男生吐了颗瓜子,侧眼心虚瞄了一眼对方
 
  
“你妹的大爷?我三十来岁年纪轻轻 。”
  
 
“是这样的,先生你这个信封收好,合同上签个字就好,至于你的儿子,我们会给他安排最好的学校入学,包括初中和高中 。”
  
   
那人闭着眼皱着眉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喝了口茶过了几分钟拿过石桌上的合同
 
  
“笔。”
  
   
…………………………………………………………
  
  
男生出了门口,拨打的电话号很快被接通
 
“少爷,合同已经签了。”
    
“嗯……那好,明天他儿子你去接到我这来先吧 ,命还是要偿的 。”
 
   
“好。”
 
  
  
调理了很久的身体从苍白变成乳白,蛇立放下电话剥开了糖纸
  
  
  
“第二个合并方案就不用继续了,等会帮我去花店选束花给贺总送过去。”
  
  
“ 还是匿名吗?”
 
“嗯。”
  
助理转身滴卡走向电梯下了办公大楼

  
  

见楼层没什么人了,蛇立把桌上的文件推到一旁,留出了可以趴着的位置
  
  
“烦死了,真忙。” 早上的果汁撒在地板上,他伸脚碰了碰地毯,光着脚在办公室办公就和以前在贺家到处乱跑,不想穿鞋又怕脏,贺呈每每把小时候的他抱起来
  
  

微信滴一声提示音,内心开心急忙解锁
 
  
‘小帅哥的玫瑰收到了,很好看’
 
 
“啧,这大叔肉不肉麻,跟没谈过一样” 虽然自言自语开口吐槽,耳朵上轻轻泛起了一丝红晕
 
  
‘那大叔晚上请吃饭。’  点击发送
  
 
贺呈抬头撇了眼正在展示的PPT,翻了翻行程安排,把晚上8点的那格用红笔划掉
 
 
“贺天,晚上公司有个会,你来。”
 
 
没等回复便挂了电话,留莫关山迷茫得看着沙发上打游戏的贺天
  
 
“狗鸡x,晚上说公司你要去开会 ”
  
 
“啊?”
  
  
 

 

蛇立坐下后就开始吃着料理,反倒是贺呈一句没一句得问着蛇立
 
  
有一点没一点的而后来一句
   
  
“宝宝,你们公司项目开始趋势很好。”
  
  
蛇立抬头了,小白脸蛋,睫毛长长看得贺呈心都要化了,抬手摸了把小孩毛茸茸的头发,不知不觉小孩已经长得很高挑
 
 
“特别厉害”
  
  
得到了肯定的蛇立用准备好的笑容,挑起嘴角
  
 
 
“我也觉得,而且以后会越来越好。”
  
  
所以叔叔,我很快就能成为,像你一样厉害的人
  
  
  
“以有什么事情,也要告诉叔叔,别硬撑着,宝宝一直做叔叔的宝宝。”
  
  
 
“嘁,肉麻。” 假装抖了抖鸡皮疙瘩低头吃东西

  
有些小孩能骗的时候就要骗,连哄带骗到手吃稳了


贺呈抱着这样一个心态开始严重反差的对待小孩


 

蛇立确实是贪心的,他不止想要被贺呈认可,还想贺呈一辈子都不能再去喜欢别的孩子
 
 
“宝宝,我们以后去领养一个孩子吧,男孩女孩?”
  
 
“不好,不要孩子。”
 

似乎是有点病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