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13

【喻黄】新识(1)

“老板,要一份白切鸡,打包。”

黄少天拿出裤袋里的一把散钱挑出了为数不多的一张二十给老板递了过去

他来G市不久,说好听点就是个人创业,说难听点就是离家出走图谋生计。

“吧嗒”一个精致的饭盒放在老板的台上,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个人,用很温柔的腔调说着粤语

“一份白切鸡”
 
 
老板头也不抬,一边利索的给黄少天打包,一次用粤语回应着那人
 
“喻医生又来打包,快一个星期没见你了。”

 
喻文州忽然看着前面站着的那一搓黄毛有点晃神,过了几秒才说了句  
 
“前段时间忙”
 
拿好透明包装盒装黄少天侧过身从喻文州旁边哒哒哒跑走。

   
  
人字拖在G市跟特产一样极其具有标志,黄少天出生到高中都在G市,后来因为家里原因去了别的地方。
  
 

黄少天会说粤语,但是像刚刚身后那个说话那么温柔的人,还是能让他耳根稍稍泛起了一度的粉红。
 
  

回到出租房,娴熟的在写满外语的笔记面上注释好一句句中文,在翻篇几页后,黄少天伸了伸懒腰打开了装着白切鸡的餐盒

  
  
………………
……………

  
 
“下面是高一 十班的黄少天带来的意大利语朗诵。”
 
主持人满脸粉黛挤出了个勉强的微笑便匆忙撤到后台
 

“…………”
  
  
很吵杂,喻文州听不清台上的人在说什么,但是眼睛好像被台上人勾住一样吸了魂
 

叶修用胳膊肘顶着顶好像在发呆的喻文州
“看什么呢?手残。”
 
 
“看那小孩。”
 
 
“这个黄毛?”  叶修抿着嘴想了想又继续说,“这是我邻居小孩,他妈妈是意大利人”
  
 
喻文州没再问下去,但那晚他梦见了那个人在他身下双目湿润 眉头微微皱着 小虎牙咬着嘴唇也还有不时泄出喘息。
  
都说意大利人善撩人心
  

可是两个星期的高考来临,喻文州之后的五年再没见过那个“小孩”。
  
………………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ABO吧 看情况 )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