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13

【洋灵】起雾 (上)

超鹅年幼分开伪双生设定
洋哥大模设定
伪超鹅洋哥弟,超鹅×洋哥
不3角,带卜岳玩
大半夜更的看到都是有缘人。
  

 


   
 


光灯沿着秀场台布落成一道,评委席后一排相机咔嚓闪光快门声层续不断
 
 
  
  

17岁的小李超剪下杂志上的照片小心翼翼放进装着英语卡片的盒子里,房门敲声催促着,他把盒子推进柜子格里侧用书挡住,套上一件外套应了声
 
 
 
 
 
 
浓妆不像是这个年纪该有的的模样,抓了抓额前的银灰色头发
 

也许是因为年纪轻轻便高挑出众嗓音也有着令人羡慕的穿透力,在市中心最大的清吧Pinkray拿下了驻唱,酒吧的老板是个样貌极艳却性格再爷们不过的男人

  
 

  
如今一口一个母子相称,像吗?像,都是美人胚子。

   

  

 

勇士们争功而起了内乱,混战中所有人的长矛指向了哥哥,弟弟奋不顾身挡在哥哥面前。
 

哥哥有着永恒的生命,不知情的弟弟太爱他的哥哥了。

他们从天鹅绒里一起孵化成为天鹅,却不能是共患难的兄弟。

 
  
  
 

李振洋推开清吧大门,环顾四周没有看到熟人的身影,啧了一声按下微信电话,没过几秒二楼走台上就出现晃着手机通话页面的岳明辉喊着 这儿呐

“这才几点啊你就来。”

 

“说好的来门口接我,人呐!去哪了刚刚。”

“欠你哒,老板不工作哒!我刚刚催小孩化妆呐!”

李振洋解开衬衫上几颗扣子,不客气得躺到旁边的黑色皮革沙发上,懒洋洋的还不忘踹了一脚岳明辉

 

“什么小孩儿 ? 非法雇佣童工啊 ,老岳。”

 

“我这是经济援助 ! 懂嘛, 人儿要赚上课的钱知道吗 ! 祖宗。”

李振洋还没事找事想戏谑几句,听着身后渐近的脚步声回头一看,不得了了
    
 
立马猴急跳起来,一手钳住李超的手胳膊,皱着眉头语气带着责问

  

 
“我不是送你去学琴吗 ? 你来这里干什么 ! 还化这么浓的妆,跟我回去 ! ”
  

李振洋态度迅速变差想拉起李超就走,岳明辉看着情况不对赶忙拉扯住

没等岳明辉开口,那小孩抓着李振洋在他胳膊的手冷不丁大声问了一句

 
 

“先生是不是认错人了 ! ”
 

 
   

一开口李振洋都愣了,声音很果断笃定,这都是他从不曾在认识的那孩子那听到过的语气。
  
  

呆着几秒仔细瞅了小孩几眼,比起李英,这个孩子更要英气,甚还带着一种惊艳
 
     

 
 
气氛尴尬了一会岳明辉把李超拉回身后
 

“洋洋啊,你认识超儿啊?早说嘛我也不知道是你家那孩子是吧……要是早……”

 
 

“不是,认错了,太像了。”

再看向一手悄悄扯着岳明辉衣服的小孩,尴尬得笑着说
 

   “不好意思啊弟弟,哥哥认错人了。”

 
   

 
“这就我说那小孩,我酒吧新来的驻唱。”

 

岳明辉第一次见到李超就被鬼迷心窍地跟当了妈一样 ,絮絮叨叨不说,一听小孩离家出走缘由,再看看那大眼珠子咕嘟转,还闪着睫毛咂吧砸吧,一狠心还把自己打算出租的一房一室钥匙直接给了小孩

 
   

“哟,那不是你和凡子刚开始同居的地儿嘛,这么舍得。”
 

 

“你懂个屁,本来就打算租出去,借人孩子住下怎么着啦,唱这么晚学校宿舍不得关门啊。”
  
 

    

  

    
人定时分,下了班的、放了晚学的、哭化了脸各种面容的人走进Pinkray。
 
 

伴着酒沉默黯然着,或是不曾有过相识交集的结伴会拥吻着,也有坐在吧台放开束缚和陌生人聊欢。

  

 
最近还多出来了很多年轻的背着包里晚学下课换好的校服的高中女学生,和之前不曾经常光顾的红唇女性。
 
 

“灵超啊啊啊!!!”
 

又来?岳明辉习惯捂着耳朵拉着李振洋往里挪了挪。

 

这些小姑娘,跟来看演唱会似的。这清吧还开不开了。岳明辉暗自想。
  
 
   

“什么灵超?不是姓李吗?”
  

李振洋挠挠头发又接着推搡了一把岳明辉,大老板一瞬间差点没坐稳,用手撑了一噌
  
  

“哎,你在这人,艺名!就跟你走秀时候叫木子洋一样。”

   
  
  

 
  

   

嗓音就像李振洋初中懵懂时候翻开女同桌抽屉里那本疼痛文学一样,李超唱歌带着一种沉淀着的可惜,揪心忍泪那种美好

   
 
 

「关于未来,我永远期待,这瑰丽的梦别醒来。」

  
   

  
  
  
李超卸好妆坐在镜子前喝水,李振洋走进来拨弄了一下小孩的头发。
 
  
 

 

——今天是哥哥认错人了,送你回家吧,当道个歉。

——洋哥……?我可以这样叫你么?

——当然可以 ,你还可以叫我哥哥,以后哥哥经常来 ,给你带吃的。

——我要吃糖

  

 



  

小孩把糖果偷偷藏起来,看着眼前和自己长得一样的人咯咯笑起来
  
  
  
另一个稍高一点的小孩满腿蚊子包,红红肿肿的鞋上还沾着些许泥泞。
  
 
把好不容易在草丛里找回来的帆船模型端着到弟弟面前,被小孩伸手用力一抢零件掉落了几块,他伸手要捡,被过来抱起小孩的女人踢到一边
   
   

  
 
明明似乎是完全一样的面容,他回到房间,枕头底下的小盒子被打开,几张糖纸散落在床上,空空荡荡的盒子就像小孩此时此刻的心一样。
   
  
  

  
委屈极了,往衣柜深处翻出一颗糖,剥开糖纸边吃边哭,眼泪用力掉落滴在脸上顺着滑进嘴里

 
  
  

  

 
  
 

李振洋轻轻拍了拍李超的肩膀,细声哄着
  
 
“回家睡吧弟弟,怎么车上睡着啦?”
 
  

 

李超懵懂揉了揉眼睛,动作和家里的小孩一模一样,只是动作比较用力随意些,李振洋想着 轻点 小心别把自己揉坏咯。

 
  
他下车时问李振洋   “洋哥 ,你说世界上真的有人长得很像吗 ? ”

 
  

“你和我弟就一模子刻出来似的。”

 

“你和我喜欢的一个模特也很像,鼻梁上的痣还都长一地儿呢。”

  
 

李超想揉揉眼睛醒神反而把自己揉得更困醉

 

 
接着他听到男人说,一瞬间像是呼吸突然吸入一口凉气,眼睛突然睁大,带着锐利的清醒和惊喜
 
 
李振洋说  
  
“我就是,木子洋。”
   

他只是想赌一把,心里自我小小的想,万一李超喜欢的模特,就是那个木子洋,就是自己呢。
 

无数次回想,李超始终觉得那晚李振洋的笑,像是一颗草莓味的糖果,让他心里酸甜泛着萌芽

  

评论(10)

热度(27)